Zenko

冰刀(KAITO×VY2)沼民,拒绝66,冰左,虽然其实是杂食动物什么都吃……但是别喂romantic向的冰酒刀扇龙言龙墨等等这种(一言以蔽之比较讨厌大哥哥大姐姐类型CP)。此处和B站均随时删稿。(假的)LO娘,CLA娘。信神,请互相尊重信仰。非常不欢迎对家的刀冰ALL冰尤其很多刀苏和任何语C风味发言及中二小朋友,能够看完万分感谢

【VOCALOID×音乐剧Crossover】Dreizehn剧团记事1-2【KAITO×VY2】

Dreizehn剧团记事


【预警】
这是VOCALOID和音乐剧(主德奥)的crossover!!
是crossover!!!
Crossover!!!
向VOCALOID的受众安利德奥剧,向德奥剧的旁友安利V(
不能接受的现在出去还来得及……
联动水管的同背景主教扎→哦她还没发(。


CP:KAITO×VY2

BGM:Herrcher der Welt
ATTENTION:大量德奥音乐剧梗出没,需同时了解V的梗和音乐剧梗才能get到大量彩蛋和笑点……
ATTENTION AGAIN:它就是个搞笑向crossover!!!


1


「你就不考虑解释一下吗。」

「……什么?」

海人听到声音,停住脚步回望去,然后顺手从旁边的纸盒里拽了张抽纸试图站在化妆师背后借用镜子里高处的空当卸妆。

「我说,」还穿着王子Rudolf的哈布斯堡皇家背带裤的勇马向他这边走了几步,眼神开始变得像在瞪他,「你就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一点都不像疑问句,王子想利用他的权威迫使平民背锅认罪。

不过锅到底是什么……

「他当然是想要你好好解释一下今天梅耶林那段的『演出事故』啦~」

MAIKA从镜子前砸来一团沾满五颜六色妆粉的卫生纸,意图砸醒后面一脸茫然站着思考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后辈这样对他的梦中人。

「演出事故……」

还没想起来有哪里不对的海人抓起了头发。

勇马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你竟管那叫『演出事故』吗?」

「那……」MAIKA突然语塞,「不然难道是发狗粮现场吗?」

「你是指梅耶林的死神之吻……不小心亲久了一会吗?」海人一直觉得自己扮演的是一位勤勉正直而又爱岗敬业的死神,到此刻终于想起来自己在演出时究竟做过何种不轨之事,弱弱地举手插话,「因为你今天这场的口红很甜所以忍不住……」

「……你是甜食精吗?!」

王子恼羞成怒到了极点,瞪着眼并说不出话,几乎就差冲上来送这位死神一个巴掌了。

但是旁边坐着的吃瓜群众中却有嗅觉机敏的人似乎嗅到了一丝别的什么味道:

「嗯?等等,原来你梅耶林是真亲吗?为什么你知道口红是甜的?」

结果得到本场死神理直气壮的反问:「那不然呢?」

吃瓜群众温馨提示:「你可以学习上一个死神,头槌。」

「好好好行行行我来背锅,化妆师来背锅,」正在给人卸妆的结月哭笑不得,「其实是这样,化妆品快用完了我去买了一批新的,包括那支涂给豆腐的口红也是之前没试过的,谁知道是巧克力糖一样的甜味呀——不是,谁知道甜味口红就会吸引到死神忍不住多亲豆腐一会啦!」

吃瓜群众哄笑成一团,站在一边的卤豆腐脸甚至都有些白了,但很快便烧了起来。勇马用力地眨了几下眼,但是一个反驳的字都挤不出来。

「可是……」海人捏着一团卸妆用的纸巾,「我喜欢吃甜食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你喜欢的甜食原来还包括豆腐的嘴唇是么。

化妆师差点吐槽出口,只好假装噎了一下赶紧转回身去继续忙她的。海人望向一旁可怜巴巴的卤豆腐正想开口道歉,却觉得他的眼睛突然有点格外亮晶晶的。


2


「海人,你以后恐怕饭碗难保咯——」

事情的缘起要从dreizehn剧团进了一位新人说起。那天海人刚从舞台上谢幕下来,走进后台的化妆间正顺手扯过一张抽纸,冷不防地便听见MAIKA语调轻快又活泼地说着让他一哆嗦的恐吓,吓得拿卸妆水瓶子的手一抖,卸妆水从管口飞出来,落了几滴在地上。MAIKA被他惊恐的表情戳中笑点,一边嘲笑着「什么怂样又不是要开除你」一边起身走过去抄起角落里的拖把拖去地上的水渍,到他跟前时直起身推了他一把:

「是来新人了啦~你让人家第一次见前辈的年轻人多尴尬啊哈哈哈哈。」

他这才抬头,正巧看到这幅陌生面孔,一只手还举在半空虚握着像是想插话,现在却与他面面相觑。

他自己也大脑当机了几秒,大概是刚才听说饭碗没了的反应太大,不巧又被新来的后辈看去,总觉得不仅尴尬而且还十分丢人……于是海人突然立刻放下一只手里的卸妆水以免在恐慌和懊恼之中越陷越深,正在他努力思考措辞如何和后辈打招呼的时候,和他面面相觑尴尬对视的后辈却先开口了:

「前辈好。我是新来的勇马,姓山叶。」

「……你好!」海人深吸一口气,总算缓了过来,「我姓风雅,风雅海人。」

想了几秒又加上一句:「刚才那场唱夜后的那个。」

然后他看到山叶的表情明显地僵了一下。

「哦我们团排魔笛不管哪版都保留前辈反串夜后的来着,说来惭愧,」GUMI朝他呶呶嘴,「因为我们这些妹子没一个能唱上去的。但前辈很不是人啊!总之你刚才有去看你听到了……」

山叶的表情更僵了。海人不由摸了摸喉咙:

「那我看到你了。我看到二楼有人在没到结尾的时候提前离场,还以为我唱崩了……」

「不前辈你唱崩了就不是有人提前离场了,是演出事故!演出事故你还记得吗?」GUMI一脸的才不信你鬼话,「我听我哥说之前MAIKA姐姐她们都没来,我们团缺女孩子的时期——我们现在也很缺女孩子——排了一次歌剧魅影,然后我哥眼睁睁地看着你在他喊最后一声sing for me的时候——」

「……灯碎了……」

海人可怜兮兮低头盯鞋尖。

山叶的脸有点发白。不知道是因为想象到了碎灯男高音还是get到了GUMI话里的庞大信息量。

所以当年首演的Christina是……

得知真相的山叶虽然没掉下眼泪,但深感自己的童年在那一瞬间毁了一半。

「听说你可以唱falsetto!」GUMI转过头来一把抱住勇马的手,「虽然既不需要你唱小C也不用你唱魔笛,但求您了请务必对我们剧院的吊灯好一点!」

「不那么高的音我真的上不去的……」

山叶一边推辞一边试图挣脱GUMI的手,心想着这个剧团怎么这么可怕以前为什么没听说过,海人却忽然悄没声地站到了他背后拍了拍他肩:

「但是……可以唱Rudolf的,对吧?」

然后一把把他抱了起来,仿佛试手感一样原地转起了圈,虽然被受到惊吓张牙舞爪的山叶挠了脸:

「是完全不会出演出事故的体型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前辈你果然在惦记这事!」

GUMI爆出一阵大笑。

「啊请不要介意!因为各种不可描述的原因前辈他已经唱很多年Rudolf了,只有这个角色他特别想下岗,因为你看他的个子……」GUMI似乎还想笑,接着一句话出口的瞬间确实也又笑了起来,「前辈他腿就没伸直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注释一下一部分梗,太入门的就不解释了:

1 这个剧团为什么没有MIKU这些更耳熟能详的……因为这里只有俺和水管筛选出来的德语比较好的音源,因为没有德语VOCALOID,我目前也没见过有德语UTAU,所以这里只有一群来自日本英国西班牙的V(。
2 哈布斯堡皇家背带裤。因为Rudolf那个裤子……确实是背带裤来着,比如可以参见这里
3 口红是甜的。正好我买了一支他德的口红(Catrice),正好就是巧克力一样的甜味……非常甜;
4 Dreizehn。就是德语的13,所以这个站其实是致敬B站来着……?by水管
5 山叶这个姓吧……读一下就知道了,就读雅马哈(。因为VY2(勇马)是雅马哈自己做的音源所以干脆姓这个得了;
6 夜后。啥也不说了请听KAIKAI大佬演唱!(跨语种没做好是P主的锅哼唧)其他VOCALOID的演唱可以在B站自行搜索,反正没一个上得去的(。
7 碎灯男高音。哪个人吐槽的出来!!没毛病!!然后sing for me那段是指歌剧魅影的the phantom of the Opera这首,后面魅影一直在喊sing for me,小C唱高音,请脑补一下KAIKAI用上面唱魔笛的嗓子唱……
8 falsetto。VY2V3多带了一个扩展音色falsetto,说是用来唱高音的不过fal酱能飙上去的高音他自己也能飙,而且fal酱这把嗓子真的不是妹子么(。对了为了挽回一下雅马哈大少爷的形象他本尊其实是这样的
9 腿没伸直过。不多说了请脑补一下Rudolf如果是根电线杆(。

评论(17)
热度(11)
© Zen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