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ko

冰刀(KAITO×VY2)沼民,拒绝66,冰左,虽然其实是杂食动物什么都吃……但是别喂romantic向的冰酒刀扇龙言龙墨等等这种(一言以蔽之比较讨厌大哥哥大姐姐类型CP)。此处和B站均随时删稿。(假的)LO娘,CLA娘。信神,请互相尊重信仰。非常不欢迎对家的刀冰ALL冰尤其很多刀苏和任何语C风味发言及中二小朋友,能够看完万分感谢

【PAPA×KAITO】如果儿子不穿裙子也可以给figma穿

用父冰做生贺好像会给kai留下严重的心理阴影……
先说好,里面只有一件事papa没真做出来,至于剩下的……
kai说他心理阴影可以覆盖北半球(

如果儿子不穿裙子也可以给Figma穿

CP:PAPA×KAITO
WRITER:Zenko





在学生送的自己的figma被风雅小心翼翼又乐颠颠地捧回家之后,海人头一次感受到了「失去父亲的宠爱」和「有不妙的预感」。
至于所谓的不妙预感——这次如果硬要打个比方的话,就好像本来乖乖蹲在风雅旁边的Minii和Maru看见了他手里刚拆开准备舔一口的冰淇淋后一起朝他扑过来一样。简直就是大事不妙。
回想起复数次这种被两只老猫调戏得团团转最后坐在地上、只差哇地一声哭出来、不仅如此还丟了才只舔了一小口的冰淇淋的惨痛经历,海人决定一定要小心防范这次的figma可能给他带来的不测。
「直、直人先生!」
他原本实在不想打扰此刻正自我陶醉在摆弄figma的风雅,就算是先后被大概是第一次见识到figma(尽管他自己也是)而好奇地拧拧这个关节摸摸那张脸、摆出各种不知道该说是猎奇还是破廉耻的姿势也没关系。但是……
「——您又拿粘土出来是要做什么啊!?」
刚喊出口,海人就看到风雅拿出新买的苹果机、像是打开了什么文件一样,按屏幕上显示的——
把figma摆成了壁咚小粘土的姿势。
等、等等……
脑回路被父亲的这一信息量巨大的举动烧断了脑回路的海人,今天也陷入了对父亲莫名旺盛的青废力和脑洞的瞠目结舌之中。
但风雅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家儿子在旁的颜艺,而是还兴奋地拿起手机拍照留念,一边还喊他道:
「海人你觉得这怎么样?」
「不、呃,我是说……」
词穷的海人几乎要抓耳挠腮起来。最后终于避重就轻换了个问题:
「……为什么是壁咚?」
「是我今天才学到的,然后就想到要让海人也试试看。」
结果得到这样一本正经没有因果逻辑的回答。
「但为什么是……figma和粘土。」
海人垂死挣扎道。
「哎,为什么吗?」风雅像是很理所应当地回答他说,「因为figma有关节。」
「……」
太有道理没法反驳的海人遭到会心一击,败阵。
所以为什么一定要是壁咚!我也可以做一些很帅气的别的pose嘛!
……而且就算一定要壁咚,我可不可以选择壁咚一个女孩子或者被女孩子壁咚,就算是男孩子也没关系!为什么要自己壁咚自己……
想到如果这些抱怨说出口搞不好就会被自己父亲壁咚的海人,还是选择了艰难地将咆哮吞回肚子里。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风雅将照片上传到推特,结果果然在各路青废间引发了轩然大波……
但超乎他想象的是,这次丧病的壁咚还只是个开始。
偶然刷了一次推特,海人发现自己父亲对壁咚岂止是一般程度的痴迷,索性在推特上自封为「壁咚党党首」,发布了各种骨骼清奇的脑洞。
直到下午接到了一个巡音打来的电话,海人才意识到是自己输了。
「喂,是海人哥吗?」
「是的。」
「我是巡音。海人哥去看一看直人先生的推特吧……」
「哎?哎、好的。」
应承下来打开电脑之后……
……
……是我输了。
海人看着电脑屏幕,目瞪口呆。
怪不得巡音要专门打电话过来……
风雅的推特上,最新一条显示着他去找浅川小姐壁咚自己的照片,为了营造身高差还故意蹲下来了一点。
看起来十分开心的样子。
可海人的内心是崩溃的。
但晚上风雅回来时还有更让他崩溃的事。
海人带领着两只猫准时守在门口,准备欢迎风雅到家。门被拉开后,两只猫亲热地凑上去“喵喵”地叫着,剩下海人一个人表情僵硬地站在原地:
「……欢迎回家,直人……先生。」
那个蝴蝶结……不是铃的吗,直人先生?!
为什么会戴着它回家啊?!
「海人?为什么这幅表情?」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脑洞已经让儿子连续下巴脱臼了好几天的风雅从善如流地问了出口,然后递给他一个袋子,「这是今天的冰淇淋。」
「谢谢……」
接过袋子,海人决定还是要问个明白:
「直人先生,那个蝴蝶结——」
风雅似乎很开心地拽了拽头顶跳动的白色蝴蝶结,然后摘下来说:
「是问铃借的。海人也试试看吗?」
「不……就算我不挑工作也……」
结果还是在父权压迫之下戴上了。并且被开心的风雅拍了照,和之前自己的照片一起传上了推特。
次日背上趴着一只死沉死沉的Minii胳膊上挂着一只死沉死沉的Maru依然坚持不懈刷推特的海人,持续内心崩溃中。
偶尔中途半端他也会找出风雅放在床头的、自己被摆成十分少女的蠢姿势的figma和曾经被泡进蓝色鸡尾酒的小粘土,一盯盯上一小时,吃饱了猫粮的猫们也在他旁边一趴趴上一小时。
小粘土被泡进鸡尾酒是前不久的事。如果没记错的话,风雅当时正在旁边笑容灿烂地喝着……啤酒。
父亲不会喝他的洗澡水的,就算是鸡尾酒也——不,不是这个问题。
总之如果后来没有吃到父亲补偿他的大份冰淇淋,这事一定要成为他的心理阴影。
风雅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在自己的推特上上传了那么多关于他的东西——比如因为技能点都点给了歌唱事业而显得画风十分抽象、长得像楼上雅马哈家的ZOLA的他。这其实没什么啦他能理解到这份父爱,或说他自己画风雅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但。
但为什么是裸围骑着Minii……
还有风雅在外面教授声乐课时学生送他了自己的Figma,然后被笑眯眯的风雅像托个宝塔一样托在手里的照片。
风雅·托Figma天王·直人。
海人默默在心里给风雅取了这个新名字。
然后他又stk了其他一些p主的推特,无意间发现最近在大家之间十分流行往手办上套发圈当裙子这种奇妙玩法。比如某特别不喜欢上班的p主就推送了一张……被套上彩色布发圈的……超人手办?!
……OMG。
海人怀着一种「幸好买了我的Figma的人不那么多」的心情正在窃喜,趴在他后背和胳膊上的两只(老肥)猫就齐刷刷地蹦了起来,蹲到门口——
风雅要回来了。
他也跟着两只猫一起站到门口。风雅推开门,两只猫亲热地蹭了上去喵喵直叫,他也拿到了今天份的冰淇淋。
但他就是觉得今天的气氛特别不对。
直到晚上……
不知是早有预谋还是真的刚刚才想起来的风雅从房间里把他的Figma拿了出来,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
一个发圈。还是未来的。
然后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手脚笨拙地将发圈,像他今天在推特上看到的那样,给套在了他的Figma上。
还开心地要拍照上传。
被惊吓不轻的海人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高于C5的尖叫:
「不要啊——」
.
后来海人得到的父亲的解释是:
「因为你不肯穿裙子而我也想要个女儿嘛~」

评论
热度(6)
© Zen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