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ko

冰刀(KAITO×VY2)沼民,拒绝66,冰左,虽然其实是杂食动物什么都吃……但是别喂romantic向的冰酒刀扇龙言龙墨等等这种(一言以蔽之比较讨厌大哥哥大姐姐类型CP)。此处和B站均随时删稿。(假的)LO娘,CLA娘。信神,请互相尊重信仰。非常不欢迎对家的刀冰ALL冰尤其很多刀苏和任何语C风味发言及中二小朋友,能够看完万分感谢

【KAITO×VY2】短打N则

纯属混更。

1 锡兵与八音盒机械人偶

他跟随着八音盒的咏唱起舞,踮起脚尖,转过一圈又一圈。齿轮是他的骨骼,发条是他的筋脉,彼此接吻酝酿机械的冰冷响动,牵引他重复一成不变的舞蹈。
荆棘浸染了魔法,从四面八方蔓生,逐渐蚕食整个城堡空荡荡的房间。锡兵抱着镀锌的枪,在桌面上摆放的花瓶边凝望着他。花瓶里只剩下几枝过分干枯的枝条,枯萎的花朵早已在时光之风中被吹灭成齑粉,落在他肩头脚边。
那时起到现在或许有很多年了。沉睡的公主没有醒来,这一切都在尘埃中陪伴她长眠,唯独荆棘密布的一角,还有穿着丝绸礼服、佩戴金肩章的机械人偶小王子,还在水晶八音盒上、在幽幽的鸣唱声里,跳着一成不变的舞蹈。
窗口忽然落下一缕光。
锡兵望去,是真正的王子提着华美的镶宝石的剑到访。仿佛是为了给这个故事画下美好的句点,浸透邪恶魔法的荆棘忽然退缩,壁炉里重又燃起了温暖的橙黄火焰,一切的尘埃都在悄然间消失,枯萎凋谢的玫瑰在枝头死而复生。
但退避的荆棘缠住了锡兵的枪。他无法松开手,便被拖着跌下桌面,落进熊熊的火焰中。
在锡兵彻底熔化之前,他听见机械发条的爆鸣。水晶八音盒上的人偶小王子,在他模糊的视野之中,纵身跳进了温暖的火焰。

PS:存在对睡美人和坚强的锡兵的影射。

2 花道夜

这位大人总是如此,设下豪宴请她务必来扬屋一趟,所求却仿佛从不是镌了自己名字的筷子,而只是她来去间衣袖带起的薰香、端起酒杯来的姿态。
甚至他坐在那里的姿势,比她还要端庄。
直到她一片芳心终于为他所折、满怀期许地向他递上那双筷子,并因此、共同度过他们第一个夜晚时,她才惊觉了、他如此与众不同的理由。
以及,她对于这样一个人,如此与众不同的理由。
那是……
「勇马……」
那时缠绵之中,他竟用这她从未听闻过的名字唤她。那时起,她想她应当明白的。
想必是故人罢?
想必、是那故去的恋人罢。
她猜着这一切,然后附上他身边。
不论如何,请恩赐我哪怕一夜吧。

PS:她=酱油路人甲

3 愚人节

他与一群狐朋狗友玩起了狗血到不能更狗血的真心话大冒险,十分不巧地抽到大冒险,十分俗套地被要求向某人告白。他素来没有暗恋对象,也从未对谁起过那样一般缠绵心思,因此,不免觉得有些困扰。迫于规则,他只好无可奈何地守在午后的楼梯口,随机抓了个人,将对方逼到墙边,匆忙地倾吐了违心的告白。
他本以为事情会就此过去,毕竟这天恰好是愚人节,或许,这一疯狂的举动会被当作是一场糟糕的玩笑,又或无心的谎言吧?每每想到此,他便会匆匆地垂下头,掩饰面上心满意足般的淡淡笑意。
待他察觉出这其中的异样时,早已过去了不知多少天。命运就是这样奇妙,他头脑一热被人扯去玩这种俗套的游戏,又出于何等样错折的因缘才会与之邂逅,到最后,竟无可救药地陷入这样一份从未有过的心思,为之毫无预兆地摄去了全部的精神。
但这又能如何呢?
他站在落叶的树后,隔着寥落秋风里疏离吹落的无数黄金色枯叶,遥遥地窥着那人的影子。
甚至连再走近哪怕一步都不敢。
有过几次,他与那个人擦肩而过,或许其中有他刻意营造的偶遇。但不论当时如何,那人只是一如既往地与身边的少女们谈笑风生,甚至不曾看上他一眼,便已穿过悠长的、落了斑驳阳光的走廊。
只剩下他一个人出神地站在走廊起始的阴影当中,默默地张望着早已没去的背影,待到身边不断涌过的人群再没了接续,仍然呆子一般伫在原地。
追忆到这里,他不免喟叹。
活该捡在那样一个日子里做这荒唐的事,才教他这一颗好不容易掏出的真心被当作是一场荒唐的玩笑,落得今日的狼狈模样。
可手中的笔却无意识地写出了画出来会有暧昧形状的函数,一不小心就将他小心翼翼隐瞒的心意透露。
明明只是被当作玩笑。
明明他早已被人忘却。
明明这一切是这样荒唐。
他丢下笔,怔怔地空茫地望着,不知眼神聚焦在何处。然而眼中那样干涩,使他觉察到,他终究还是不敢就这样哭出来的。
于是他只有自嘲地笑了笑。
终究,还是会无疾而终的吧?
这场……恋情?

评论(4)
热度(10)
© Zenko | Powered by LOFTER